不想有啥子出息

马上高考而我只想像只死狗睡觉

翻开被遗忘许久的笔记本,发现了风干的不知何年放进去的花,干枯的岁月,唯独你被留下,我想念的人都不知道去哪了。